剪刀炖蘑菇不是一道菜

【黄邕丹奂】漂浮在海上

车厘子好吃哒:

-OOC,请勿上升


-八千余字,一丝意识流,一丝灰暗,不喜误入


-后记写完了会放出来


-这篇写完一段时间了,总觉得似乎还有点可写的东西,但是又不知该再写什么,朋友说想看着所以就发了


---------------------------------


 




全文链接




--------------------------------





【丹邕】上班时间禁止谈恋爱 (总裁丹 x 小职员邕)

之前随便乱写的梗居然受到这么多喜爱真的是猝不及防 所以想小试牛刀扩展一篇 

鉴于本人车技为零 就挑了小甜饼系的#4来写

丹/邕 第一人称 OOC有 日常 甜


Chapter 1


大家好,我叫邕圣祐,是一个外企后勤部的小职员。


外企白领这个称呼听起来似乎蛮厉害的,然而我只日常负责为大家点餐,修电灯泡,以及,被别的同事叫错名字。


“不是孔圣祐,也不是洪圣祐,是邕圣祐,谢谢啦~ ”


尽管每一次被别人叫错名字的时候我都会好脾气地解释一番,但是似乎没有人记住。不过也难怪,谁会有时间去关心后勤部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职员呢?


对此,我并不是很在意。实话说,我挺享受这种按部就班、朝九晚五的生活,它让我有一种安全感。而且,要不是这份工作,我也供不起那套小小的单元房和小桃的晚餐。


对了,小桃是我养的萨摩耶,也是我在这座城市唯一的家人。


昨天,总裁秘书室打电话来说办公室的灯泡坏了需要修一下,这样的工作一般来说都会推给我来做,毕竟我们后勤部除了部长,只有我一个男性生物。


我们公司的总裁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走的都是神秘主义路线。不过,据我们部门消息最灵通的小A透露,总裁是留学派,貌似很年轻,而且身材很好。


总裁的名字叫什么来着?好像是丹尼尔什么的。优秀的人果然连名字也很高大上啊。


我一边神游,就没注意到电梯门就快关上了,幸好电梯里的人注意到了我,伸手帮我挡开了快要合起的门。我低声道了声谢就钻进了电梯。


“麻烦帮我按下十五楼。。啊原来已经按了么”我尴尬地挠挠头。


实话说,比起我,能够徒手开啤酒瓶小A或者“爆栗之王”小B大概更有力气吧。这样想着,我一边假装轻松地提着折叠梯和工具箱,一遍偷偷打量着共乘电梯的这个青年。


不管是鸭舌帽下的银发,还是宽大的T恤和牛仔裤,以及闪闪发亮的耳钉,都让我确信他应该不是一个上班族。他的肤色非常白皙,从斜后方看,太平洋宽肩的视觉冲击力真的很大。


好羡慕啊,我盯着自己骨节突的地手腕默默地想。


他究竟是谁呢?从他价值不菲的潮牌球鞋来看,应该不是外卖小哥。那么,或许他是总裁某位秘书的弟弟或者是小男友也说不定?毕竟现在不是很流行这种“小狼狗”系的男生吗?我永远不会忘记小A和我科普时两眼放光的表情。


“叮”电梯到达的声音让我此刻难过神游中恢复过来。


鸭舌帽青年转过脸,突然对我展现了一个十万伏特地笑容就先下了电梯。我闪了神,因为他的笑容实在太像我的狗狗小桃了。


杀伤力果然很大啊,我默默地吐槽着下了电梯。


Chapter 2


我叫姜丹尼尔,是一家不大不小的外企的总裁。虽然名字叫丹尼尔,我可是地地道道的釜山男人。


高中的时候被父母以打扰他们二人生活的理由,狠心地丢到国外,从私立寄宿中学再到名牌大学的路也并不是很难走,所以公司的大多数员工和高管都知道我是留学派。


因为年龄的原因,我尽量避免与比我年长的高管和董事会成员们接触。这也方便了我保持自己的生活方式,毕竟没人会想到戴着棒球帽吊儿郎当的滑板青年就是自己的总裁吧。


这两天因为我自己的车在保修的缘故,我心血来潮地想坐公交车,却在车上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青年。


我是一个非常诚实的外貌主义者,因此最先吸引我注意的的确是他的脸。比起漂亮,他的外貌应该说是精致或者很高级吧。眉眼虽然柔和但是五官棱角分明,有种雕塑感,是在男性和女性中间都很吃得开的类型。


虽然他不合身的西装和略微凌乱的发型稍微减了点分。我默默地评判着。


他一直盯着手机,突然嘴角浮起一丝微笑,长长的睫毛在阳关下微微地抖动着。


大概是女朋友的爱心短信之类的吧,我想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来由的嫉妒心。


本来我和他的身高应该是差不多的,但是因为这个青年微微弓着背,我站在他身后就可以完全看到他手机上的内容。没想到他只是在看微博上的网红萌宠视频,他还很认真地点了赞。


Cute,我在心里默默想着,好想知道他是谁啊。


大概上帝听到了我的心声,在公司的同一站,猫背青年急匆匆地下了车,从他的口袋里掉出了一张小卡片。我捡起一看,原来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卡。


看着慌慌张张在大堂搜索着口袋的邕圣祐xi,我默默地计划着和他再次相遇的机会。


还好我的秘书们在情报搜索方面堪比特工,不用一个早上就把他的家庭背景学历信息乃至体重身高以及过往情史都物色了出来。


Abby把资料甩到我桌上的时候冲我挤了个眼神,“大总裁,我们这秘书室的等好巧不巧今天早上坏了,我刚打了个电话给后勤处让他们来个人呢。”


什么好巧不巧,我无语地想着,不要以为我没有看到你们几个拿高跟鞋砸灯的样子,“做得不错,你下个月多休两天假吧。”


“不过,圣祐xi 可能马上要上来了呢,刚刚接到他的电话。总裁不打算在电梯里偶遇一下吗?”


糟了,我来不及换上西装,径直坐专用电梯下了楼,又在底层换了普通电梯,希望能碰上他。当电梯门打开的又看到他时,我在心里默默比了个v。


刚才在公交车上没意识到,他的身材比例真的非常好,但是似乎过瘦了一点。看着他假装没事地扛着梯子和工具箱,我真的蛮心疼的。不过他似乎也在偷偷打量我,这个认知让我窃喜了一下。


十五楼马上就到了,我突然有了个主意,就假装有急事,冲他一笑就抢着先下了电梯。



TBC



脑洞

Ongniel 脑洞/梗

(手残党 产粮无能星人 如果有大大机缘巧合看到想借梗的话 评论告诉我一声就行了)

1. 监狱大佬丹 x 狱警邕

丹尼尔是背景很强有单独隔间的监狱大佬 小柚是新人狱警 因为长相和身材还有好欺负的性格 会被吹口哨的那种
小柚因为是新人 被当作“牺牲品”去负责大佬丹 然后丹在小柚差点被各种xx的场合各种救了小柚 日久生情系列

2. 公交车司机丹 x 公司小职员乘客邕

公交车🚌 一发短 完

3. 职场cp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司丹 x 后勤部默默无闻的小职员邕

4. 邻居关系:圣母系和事佬丹 x 有受虐和滥交倾向邕

丹尼尔发现邻居邕家常常有不同的男人出入 并且邕常常身上带有淤青和伤痕 在偶然的情况下目睹了邕和有暴力倾向的男友的sex收到冲击 一直想拯救邕 再了解到邕的悲惨过去后两人的故事

之后是日常小甜饼


5. 结构工程师丹 x 建筑设计师邕

各种互怼 甜蜜人生


6. 网红快递小哥丹 x 网红理发小哥邕

丹是有wb账号偶尔吐槽的快递小哥 有被网友偶遇认出后认证了萨摩耶相和太平洋宽肩后变得更火了 邕是个理发小哥 社交媒体无能星人 被理发的妹子偷拍后直接上了热搜(请不要带入现实事件或人物)之后很困扰 丹送快递的时候认出来 之后给粉丝直播了 之后编不下去了。。。



角色扮演 (random脑洞)

空少邕/酒店大堂经理邕/推销员邕/剧团演员邕/过气演员/值班医生/男幼师/书店店长/手模

洗车店打工仔丹/滑板少年丹/美籍韩裔归国(寻亲?)少年丹/富二代丹/军二代丹/兼职狂人丹/当红鲜肉/新晋模特/代驾小哥 /动作片替身/网配巨巨

[Suits同人翻译][Step-Dad]趴六

Moggy:

Part6


Mike真的没期待过Harvey会去看科学展,因为那实在不是他的风格,至少看起来不是。


 


Mike在下午六点半结束了工作,到Harvey家的时候还不到七点,接上Hunter和他的科学器材,然后去学校开始着手准备实验操作。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花礼拜五晚上的欢乐时光去“老板儿子”的科学展实在有些奇怪,但是Mike觉得没什么比这更棒的了。


 


。。。。。好吧【摊手】,他可能还是更喜欢找个什么人打一炮啥的,不过这种事情跟在Trevor后面干会比较轻松容易一些,但是Trevor已经。。。。不在他的生活里了,而且Mike今晚也确实不应该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Mike帮Hunter把实验器材从出租车后备箱搬出来,然后他们俩挤过学校大厅到达礼堂,Hunter找到他的展示区域,Mike帮他把设备什么的摆摆好,确保Hunter看起来也很华丽丽——一根呆毛也没有。


 


“给他们好看!”


 


“喂,这不是什么体育比赛好吗。”Hunter说。


 


“那你也要赢,”Mike让自己再给Hunter多捏捏肩膀,“让我和你爸爸骄傲!”


 


Mike站在Hunter的一边,看着他开始给一波一波的家长解释科学问题,心中涌起满满的自豪,他真的很希望Harvey也可以看到。


 


Hunter有了别的想法,“Mike,你可以去看看别人的,我自己搞得定。”


 


Mike抓住自己胸口,耍宝似地发出很痛苦的“呃啊~呃啊~”声,“队友要抛弃我。”。


 


然后还是离开了Hunter的区域,Mike记得自己高中的时候又多么希望可以独立自主,就算自己对他再有爱也不能把boss的儿子搞得喘不过气啊。


 


在他沿着Hunter的那排走到一半的时候,听到后面有个声音:“Michael?”


 


“噢,Judy。”Mike和Hunter的数学老师握了握手,“孩子们的展示真是太棒了!”Mike还和Harvey调侃过这个女人一次呢,不过Judy也从没暗示过对他有任何兴趣,但Mike还是很高兴有机会可以和一个成年人轻松的聊聊天,不涉及任何法律问题。


 


“因为你能来,Hunter今晚高兴得停不下来。”这话让Mike非常开心,但是Harvey才应该是那个Hunter想要他过来的人,“他的实验考虑得非常好,你确定真的没偷偷帮他?”


 


“我只是带他去图书馆,”Mike回答,“我们一个礼拜去一次。”


 


“那真的很好。”Judy说,“你很融入他的生活。很多家长只是派保姆或者佣人干这些事,而你真的自己为他花了很多时间,Harvey没法做到的那些。”


 


Mike只是尴尬的轻笑了一下。因为,哇噢,他的生活瞬间又要再一次变尴尬了咩!?


 


“所以这才让他如此特别。”Mike听到他后面传来了声音——然后马上就想到了是谁——虽然还是难以置信,此时此刻,Harvey真的来了,“他多么的重感情。”


 


随即,一只手臂揽住了他的肩膀,Harvey整个人贴在了他的身边。他的boss一只手环住他的肩膀,抱着他,Mike的脑子一瞬间有点晕乎乎。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宝贝儿(hon)。”


 


Harvey刚刚叫他“宝贝儿”,他的世界要终结了。


 


“Harvey,”Mike试着把自己的狂喜控制在合适的水平,因为Harvey一只手环住他的肩膀,抱着他,“这位是Judy buckley,Hunter的数学老师,我还以为你来不了。”因为Mike非常想要Harvey能过来,为了Hunter。但是Harvey一只手环住他的肩膀,抱着他。


 


“工作结束得早,”Harvey向Judy伸出了一只手,很礼貌的摇了摇,“Harvey Specter,Hunter的爸爸和Mike的伴侣(Partner)。”


 


噢这个无敌大混蛋!


 


不过Harvey甚至都不算是在撒谎,他是Mike在表格上填报的伴侣,所以,没错,Harvey就是他的伴侣。但是如果Harvey再敢这么做,他保证会一把把Harvey摔到地上,打爆他,或者摔死他,或者打爆他再摔死。


 


Judy好像对那种潜台词彻底免疫了一样,也许是因为她根本就把那句话当成了台词,因为Harvey明显就是故意的,“能有Michael这样的伴侣真的很美妙,他对Hunter在学校的活动非常投入,很多继父母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继子的名字。”


 


“Well,这就是Mike,”他的嘴角弯成了一个坏笑的角度,Mike马上意识到有麻烦了,“从我见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那个对的人。”


 


Mike的脑子又短路了,真的。他觉得自己已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该死的Harvey和他那张迷人的脸,还有时不时对Mike的调戏,Mike本来并没把这些当一回事。


 


“Michael以前就提到过,你们一见钟情。”


 


他当时不是这么说的!!!!他说的只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就很合得来而已!!!!!


 


“这真可爱,不过Harvey我们确实得去看看Hunter的展示了,那很棒。”Mike使尽全力把Harvey拽离Judy,因为如果Harvey还不把自己环着Mike肩膀的手拿走,Mike的脑子就要爆炸了,“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吗!”Mike问,当他们已经走得足够远到了Judy听不到的地方。


 


“你说过你不小心让他们以为我们是同志情侣,”Harvey答,显然没发觉自己把Mike搞得有多么失控。


 


“所以你就真的装成同志情侣来惩罚我?”Mike抗议,或许他的嘴巴离Harvey的耳朵太近了,但他们一起上庭的时候也曾经这么接近过,“你知道已经有人因为Hunter的同志爸爸给他找茬儿了吗?!你还想火上浇油吗?!”


 


“你的比喻真差劲,”像他惯常所做的,Harvey又彻底忽略了主要问题,“而且,如果有人觉得他有gay爸爸,那我们就得当史上最棒的gay爸爸。所以,闭上你的嘴然后面带微笑,宝贝儿。”


 


“oh好呀,来吧。”所以Mike把手放低,在西服外套里面搂住了Harvey的腰,手指摩挲着Harvey的衬衫前面的西装料到后面更柔软棉料的接缝处,Mike——不像Harvey——已经脱了西装外套,只穿了衬衫领带。作为律师,这让他们看起来有点不搭,因为Harvey三件套穿的这么严丝合缝,而Mike留着胡渣,还有乱糟糟的头发,“今天过得怎么样?亲爱的。”


 


Harvey,这混球,把脸紧紧贴向Mike,鼻子就要触到Mike的太阳穴了,“好吧,很好,结束了一个大案子。”


 


“Preston案?”Mike问,然后诅咒自己“一问Harvey就把头转向他”这种该死的条件反射,因为他们的鼻子就要碰在一起了,而Harvey只是后退了一点点以防鼻子相撞,并没有为他们创造出一个合适的安全距离。


 


“嗯嗯,”Harvey的回答让Mike的背脊产生了一阵短暂的无法抑制的的战栗,“无论如何,我是这个城市最棒的终结者。”


 


“用我做的摘要和简报。”


 


“别扫兴,”Harvey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轻软,“我就在这儿,不是吗?”


 


Mike感觉到自己的眉毛皱了起来,想要认出这是哪个版本的Harvey。即使在深夜,或者是仅有的那么几次他们一起度过工作结束后的时光里,他也从没看过这个版本的,“我说过,出席孩子的活动是家长的重要工作,快来吧。”


 


Harvey最终放开了对Mike肩膀的控制,然后Mike退开几步,给Harvey留出了一个足够尊重的安全距离,走向Hunter的展示区。


 


Harvey确实在询问Hunter展示的东西,然后Hunter向他解释,指着每个仪表盘,Mike看到Hunter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终于,Hunter还是把他们赶开了,然后Mike去了另一个方向的那排展示区。


 


Harvey又搂住了他,然后Mike把手滑进了他的外套里,“你刚才真是差劲,Harvey。”


 


“谢谢夸奖,Michael,”Harvey说,然后看着他坏笑,“真的吗,‘Michael’?你讨厌别人叫你Michael。”


 


“不是Michael就是Ross先生,而我不准她叫我Ross先生,”Mike看到Harvey露出怀疑的表情,“什么?!我不会和Hunter的数学老师约会。”


 


“那也不会停止你对和自己一起工作的人投入感情,Mike。”


 


他说的是Rachel,不是Harvey,并不是Mike那悄悄滋长地,因为Harvey的拇指不断抚弄着自己的肩线而产生的,不合时宜的迷恋。


 


“在乎别人不是个弱点,”除了现在,现在Mike试着别去在乎。他希望Harvey不要再用手抚弄自己的肩膀,或者是后背,在他们俩边走边看展览的时候。


 


很多孩子都认出了他,在他们经过的时候他收到了好几声来自孩子们礼貌的“Ross先生”。几个和Hunter很熟悉的孩子也时不时让Harvey得到几句“Davis先生”或“Specter先生”。当他们走到第一排展示的末尾,然后慢慢转回去的时候,Harvey又靠近了Mike的私人区域,“一见钟情,哈?”


 


“你是那个捡到我的人,还记得么?”Mike深呼吸,提醒Harvey即使他会在Harvey的私人办公室耍小聪明,但那和在公共场合就变混球还是不一样的,“当时你爱上了我的头脑。我只是在关于你的那部分再用了些有点自恋的招数,我可以保证,只是让他们推测出你也爱上了我其他的部分。”


 


“当我的男朋友这件事就这么难以抗拒么,Mike?”Harvey问,然后这个混球居然用手指滑过Mike的喉咙,该死地抚摸着他的脉搏,就好像这完全是个平常的举动。


 


Mike没回答他。


 


Harvey把鼻子抵上了Harvey的喉结,“Hmm?”


 


“这样很好玩吗!”Mike的牙齿发出了嘶嘶声。


 


“Yean,”Harvey答到,“很好玩。”


 


Mike退开,抓着Harvey的手肘,把他的‘伴侣’拉出礼堂,走到一个空荡荡的旁厅里,然后一把把他压在了墙上,“听着,Harvey,这样并不好玩。这里是Hunter的学校,他每天都要到这来,你想要折腾我,行,但别毁了Hunter的生活。”


 


Harvey没回答,当Mike抬眼,他看到Harvey在看着他,深深地看着,用他那超凡洞察力的深棕眼眸盯住他,看进他的眼睛,Mike移开了视线。


 


“看着我。”


 


Mike看着他,即使知道他并不应该。Mike也许不清楚Harvey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知道Harvey看到了,看到了Mike想要的是什么。Harvey的整个姿势都变了,挺直了背,退开来,远到Mike可以看到他紧绷的下巴。


 


“你想要我。”Harvey用这四个简单的字概括了Mike对生活的全部渴望。


 


他张嘴想要抗议,Harvey倾身让他闭嘴。Harvey的嘴唇,重重地,有些饥渴地,压向了Mike。


 


一开始,他们毫无章法的吻着,Mike的手不知怎的攀上了Harvey的后背,和他贴得更近,手指重重地压进Harvey背肌和肩膀。Harvey的手圈住Mike的后腰,紧紧搂着,紧到他们的腿缠绕在一起才能维持平衡。然后,一切都停不下来了,Harvey顺利夺取了Mike唇齿的指挥权。Mike发出一丝丝细微的声响,一种好像他渴望和boss的嘴唇紧紧粘上一整天的呻吟,而Mike发誓那只是他喘不过气的抱怨。


 


Mike拉开了一些距离想要获取氧气,在分开时亲咬Harvey的下唇。Harvey一步没退,他们依然紧紧贴在一起,挤压着对方的胸膛,互相磨蹭下体。


 


Harvey的嘴唇贴着Mike的耳朵,在Mike大口吐息着乞求更多氧气时,Harvey那四平八稳的轻喘简直就是一种挑衅。


 


“所以。。。”Mike说,依然呼吸不稳,“我们。。。就这样。。。发生了。”


 


还有一个强有力的证据让Mike发现Harvey对自己抱有同样的情欲,那证据正在抵着他的大腿。


伟大的Harvey Specter因为他那微微轻颤的勃起,陷入了麻烦。他的手一路下滑至Mike的臀,用一种貌似抚平衬衫褶皱的方法抚弄他,不同于另一只手,拇指正在追随着Mike腹部的细腻纹理。


 


“你们混蛋!”,是Hunter。


 


这两个人立即分开,脸颊发烫,看到他们的。。。。。孩子,正瞪着他们,一脸山雨欲来的怒气。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从不同时在我面前出现?”,Hunter双手交叉在胸前,“我是个大孩子了【不知道为什么‘大孩子’让我笑了,咩哈哈】,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一开始就和自己的助理律师在谈恋爱,我能接受,爸爸!”,Mike和Harvey瞬间交换了个“我勒个去”的表情,然后Hunter继续出击:“还有你,”他转向Mike,“所有你要我把话说开和他交流的那些话,全部,全都是在放屁,你们甚至连这个都不敢对我坦白!”


 


Mike太想和他解释些什么:“Hunter。。。”,但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说,实际上的事实比Hunter想象的情况还要奇怪。


 


“Hunter,”Harvey向前了几步,手放到马甲下,直直看进儿子的眼睛,“我很抱歉。”


 


Mike觉得他可能昏头了,Harvey从不道歉。相反的,他靠在了最近的墙上,试着假装这不是那种狗血老电影里的情节——女主角危在旦夕时被性感的男主角深情一吻。


 


“我和Mike。。。。”Harvey越过自己的肩膀看向Mike,然后Mike惊恐的表情让这个混蛋笑了出来。老天,为什么他会爱上了一个混蛋?“我们之间。。有点复杂,但是。。。”,Harvey深吸一口气,用两只手指把自己的西裤提起,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和Hunter齐平,“我和Mike没有在恋爱,我保证。”


 


这很疼,但Mike试着让自己别疼的那么厉害。


 


“所以你们只是在互相肏【音同cao,意同cao】?!”,Hunter问,声音听起来还是很不爽。他也许已经学会对付生气时耍冷暴力的Harvey,但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


 


“注意你的用词,还有,我们并没有,”Mike可以看到Harvey紧绷的背,看到他必须尽力控制着自己别用那典型的“闭嘴听我说,然后照我说的做”的语调和Hunter说话,“我们。。还在摸索。”


 


Hunter的眉毛向Harvey弯了弯,并没有看到Mike咧嘴笑了,“你们两个刚才看起来确实在亲热。。。。而且,你们欠我一个心理治疗【原文therapy?不太懂~】”


 


“你不需要心理治疗,你只是抓到了爸爸们在亲热。”Harvey站了起来,再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这不仅仅是一时冲动,但我没说谎,我们确实还没恋爱。但是。。。。也许。。以后,我们会。”


 


Mike不可抑制的想要扯一把自己的头发,他的未来将他妈的会迎来什么??Mike深吸了一口气,再深呼吸一次,直到他睁开眼睛看着两个Specter,大的和小的,都在盯着他,“Harvey说的这些,听着,我现在可以给你列条详细的时间线,在和Harvey相识的各个时刻,我有多么迷恋你爸爸,或者你现在可以回自己的科学展去,我和Harvey会继续去看其他的项目,然后我们出去给你买冰淇淋,作为被我们亲热惊吓了你的补偿,好吗?”


 


Hunter看着他们俩,下巴点了点:“好吧,”理了理他的制服,然后又看向他们;“如果你们想要恋爱。。。。那没问题。Mike是个很不错的后爸。”


 


Hunter走了。Mike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然后转向Harvey,看起来不爽又生气,“你吓坏我们儿子了!”


 


Harvey的眉毛对着他弯了弯:“你什么时候开始认为他是我们的儿子了?”


 


“呃。。。。。”Mike真心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答案真是太丢人了。


 


然后,谢天谢地,Harvey有点情感障碍,所以他只是把手环上Mike的肩膀,搂着他走回礼堂,“我们的儿子还有个科学展呢,是时候和我一起当gay爸爸了。”


 


Mike用力拉扯着自己的衬衫和领带,试着把它们看起来整洁一点,而不是看起来像和自己的boss—也许还是潜在的未来男友来过一发,天杀的竟然还是在他们儿子的学校!!!


 


“我时刻准备着当gay爹^_^”


 


他们两个是纽约市最棒的律师,至于是不是最棒的gay爸爸,我们总会知道的。